<p id="jkuwy"></p><pre id="jkuwy"></pre>
<table id="jkuwy"><ruby id="jkuwy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中共晉城市委宣傳部主管 晉城市融媒體中心主辦
      設為首頁 新聞爆料
      首頁 >> 吃在晉城

      家鄉的大黃梨

      2021年11月12日 15:23:00 來源:太行日報

      大黃梨

        ◇史慧清

        國慶回鄉,在古城老巷遇一梨攤?!袄?,高平的大黃梨?!蹦莻€賣梨的大爺,酷似承包了一輩子梨園的姥爺。

        母親懷孕時,常徜徉在姥爺家高大的梨樹間。也許是那些個頭大、黃黃綠綠、圓圓滾滾的大黃梨孕育了我的生命,讓我有了清澈的雙眸、沸騰的血液、爽朗的性格。

        自打記事起,村里房前屋后到處可見梨樹。我家院里也有一棵。梨花飄香的時節,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那清雅的花香在院子里飄來蕩去,土坯壘起的院墻、酣睡的豬玀、辛勤勞作的父母,還有那個在村外便喊著母親闖進院門的調皮小妹,都是花香的聞者。那白色的花瓣、淡黃色的花蕊,綻放在料峭春風中,端莊素雅,別有韻味。

        花兒凋謝、葉子吐綠后,一個個小梨便悄悄冒了出來,嫩嫩的、綠綠的、小小的,羞澀地掩在葉子后面。每天我都在盼望著小梨成熟,一天天地望著它,一天天地看著它長大。

        每到黃梨成熟的季節,我都會揀那些個頭最大、顏色最黃、星點最少的大黃梨一口咬下去,它們汁多、肉厚、味道酸甜。味道最好的黃梨長在樹梢,最難采摘。父親身手敏捷,他噌噌噌地爬上樹梢,僅用一晌午的時間,便把一樹的黃梨全采摘回家。

        姥爺則會叫上十幾個親朋好友去采摘,那時,整個梨園都在沸騰。大人們忙著摘梨,小孩子急得饞涎欲滴,梨兒著急地與大地相擁,連園內的小草也忙著嬉戲。樹低處,大黃梨伸手可摘,高處的就得踩著凳子、椅子、梯子去摘。摘梨人膽子大的一下子躥到樹梢,專揀個大的邊吃邊摘;膽小的小心翼翼、摩拳擦掌,卻只能爬到樹半腰,再不敢向上攀躍。當金燦燦的大黃梨鼓著圓滾滾的肚子在地上堆成一座座小山時,姥爺滿是褶皺的臉上笑開了花,那是辛勤一年的種梨人最大的收獲。

        姥爺戴著手套,把大黃梨用紙包起來,輕手輕腳地放在早已編好的梨筐里,筐內還特意鋪了一層厚厚的報紙,從不允許人重重地碰它們一下,為此我沒少受姥爺的訓斥。姥爺說,這些梨特嬌嫩,熱手一翻一碰,過不了多長時間,梨肉大大受損,梨的壽命便大打折扣。那些梨就像姥爺的寶貝一樣嬌貴,裝好的梨被姥爺運往梨窖,梨窖嵌在一堵土塄的半山腰,半圓形,像舊時的窯洞,我從未進去過。梨筐是姥爺用從山上砍下的荊條一根一根編織而成的。

        立冬過后的大黃梨最下火,吃起來才最有味道,它去掉了秋季的燥熱、積淀了一身的沉穩。我家的梨能陪我們度過整個寒冬,母親會在我們咳嗽時給我們蒸幾個大黃梨,或者煮著吃幾個,病情便會緩解。那誘人的金黃、水晶般剔透的果肉,讓寒風吹徹的冬有了一抹亮色,給干燥酷冷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潤澤。有誰能想到,那金燦燦的大黃梨背后,有著種梨人怎樣的艱辛。此時的姥爺還在風雪嚴寒中忙碌,他正用粗糙的大手幫梨樹剪枝、刮皮、上農藥。一年四季,他都在那些高大的梨樹間穿梭,從未停歇。

        家鄉的大黃梨陪我走過童年、少年,又在我成年后目送我遠走,但我似乎對這個唾手可得、早在明清時便成為皇家貢品的它從未放在心上,以至于在日后的歲月里,無論在故鄉、他鄉,于琳瑯滿目的水果中從未把它當作首選。

        但在他鄉寒冷的冬季,嗓子干癢咳嗽時還會想起它滾圓的模樣,多少次在他鄉的梨攤前駐足,在貌似它的模樣里卻找不到它原有的味道。那是河北雪梨、原平秋梨,卻都不是我家鄉——素有“黃梨之鄉”的山西高平大黃梨。

        我開始思念它,去家鄉的街巷、村落尋找它,但還是難覓蹤跡,年少時那大片大片的梨園已經不復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農田、公路、整齊劃一的新農村。但那圓筒狀的梨筐、黑乎乎的梨窖、姥爺那粗大的老手、父親敏捷的身影、沸騰的梨園,都永久地留在了我的記憶之中。

        今年回鄉,不經意間卻在老城的街巷遇上了梨攤。它還是記憶中的大黃梨嗎?它還是兒時的味道嗎?當帶著諸多的疑問把梨帶回家,讓已鬢白的雙親品嘗后,全家驚喜:找到了!找到了!這就是我家院里、姥爺家的那種大黃梨,這才是正宗的大黃梨!那梨核也是美物,能酸得人五官緊湊、舌頭長伸,但味道實在讓人垂涎。

        次日清晨,當我迫不及待再去古城找那梨攤、找那懂梨的大爺時,卻再也不見了,不禁悵然若失徒增感傷,這才發覺原來大黃梨一直在我心上,從未離開,它早已和我的生命連在一起,連同流逝的歲月、淡淡的鄉愁,一塊流淌在我的血液中,我竟然絲毫沒有察覺。

      晉城新聞網微信 晉城新聞網app
      【打印】 [ 責任編輯: 豆曉軍 ]
      太行日報社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  《太行日報》、《太行日報·晚報版》和晉城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、視頻)獨家授權晉城新聞網發布,版權歸太行日報社所有,報紙和網站發布的獨家新聞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或鏡像,否則以侵權追究責任!

      凡本網未注明"來源:晉城新聞網、《太行日報》、《太行日報·晚報版》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如對本文內容有疑義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晉城新聞網咨詢電話:0356-2096059。

      我要評論

     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|

      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晉城市鳳臺西街338號晉城市融媒體中心 聯系電話:0356-2025100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      晉城市直新聞媒體有獎糾錯   平臺技術支持: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

      晉城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晉城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

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21 晉電子公告備2010018號 (署)網出證(晉)字第006號      晉ICP備 19008049號      晉公網安備 14050202000012號

      欧美黄片
      <p id="jkuwy"></p><pre id="jkuwy"></pre>
      <table id="jkuwy"><ruby id="jkuwy"></ruby></table>